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包头市九原区试管婴儿哪个医院最好_包头市九原区试管婴儿医院有哪些_365助孕

混乱情史试管婴儿!多伦多华人圈爆出惊天丑闻

时间:2019-06-30 21:4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近日,一条名为《不得不说的爱》的文章在多伦多各大华人微信群中流传,是此前一直在多伦多华人圈中闹得沸沸扬扬的,大陆籍国会议员谭耕婚外情丑闻的后续 而且这件事,目前也被

  近日,一条名为《不得不说的爱》的文章在多伦多各大华人微信群中流传,是此前一直在多伦多华人圈中闹得沸沸扬扬的,大陆籍国会议员谭耕婚外情丑闻的后续……

  而且这件事,目前也被多个加拿大主流媒体报道,“Liberal MP”和“girlfriend”的事如今已经人尽皆知。

  据National Post所获得的两封律师信件爆料,一名自由会议员谭耕聘请女友俞女士为其选举助理,随后在妻子的要求下解雇了她,并拒绝为他和俞女士所生的女儿支付抚养费。

  俞荧(Stella)表示,自己当时放弃了一份很赚钱的商业工作,参加了为Don Valley North选区议员谭耕助选的工作。据俞女士称,在被解雇后,她得了很严重的抑郁,焦虑发作时不仅会哭泣,还有自杀倾向。

  但是在两封律师信中的一封,谭议员却驳斥了俞女士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,并且要求她不要去寻求专业帮助。

  55岁的谭议员坚决否认了所有针对其生活作风问题的指控,称俞女士在选区办公室的工作只是临时的,而且作为孩子父亲,实际上他也只是给俞女士捐献了精子,并没有同意抚养孩子,也没有滥用他们熟人间的关系。

  在给National Post的一封回答质疑的邮件中,谭议员表示:“我的尊严和荣誉都受到了极不恰当的诽谤,这些都是错误的指控,掩盖了事实真相,我将为此捍卫到底。”

  谭耕于2015年成为加拿大首位中国大陆背景的国会议员。在这一次的选举中,他成功击败了特鲁多总理支持的候选人,赢得了多伦多Don Valley North选区的自由党提名,随后又以51%的选票赢下了选举。

  去年12月,谭耕曾在Facebook中宣布,将再次被提名参加今年的选举,并感谢联邦创新部长纳夫迪普(Navdeep Bains)的支持。

  但是今年5月份,俞女士以受害者的身份,突然通过多伦多本地华人媒体曝光了谭耕与自己的私情,导致包括华人社区在内的整个社会舆论一片哗然。

  谭耕也在于6月16日在Facebook上表态,称不再参加竞选。他给出的理由是:“是时候花更多时间和家人在一起,选择从事其它职业了。”

  “谭耕,你是一个伟大的议员,一个充满爱心和关怀的父亲,一个好丈夫,”其妻子黄女士也在帖子下面留言表扬自己的丈夫:“作为妻子,我坚定地支持你所做的和将要做的一切!”

  对于谭耕议员有关“捐精”的说法,今年54岁的俞女士也表示承认,称确实是谭议员为其提供精子,通过体外受精的方式怀孕的。

  但是,俞女士则表示,主要是因为在她所在的年龄受孕很困难,因此才通过这个方式怀孕的。

  俞女士自称和谭议员在去年9月结束的关系,但是选择推迟了诉讼,本来是希望能给谭议员机会,让他主动给孩子提供支持,并且在女儿的生活和成长上发挥作用。

  “即使是现在,我也不想伤害他,但我别无选择,”接受National Post的采访时,俞女士如此表示:“我什么希望也没有了。”

  其实,早在事态发展到这种地步以前,俞女士的律师Lai-King Hum就已经给谭议员发过信,告诉他俞女士的状况。

  在这封长达6页的信中,俞女士称自己2015年12月就放弃了年薪超过20万加元的金融和地产类工作,转而从事年薪只有4.8万加元的选区助理工作。

  虽然作为选区助理,俞女士的工作非常出色,也得到过谭议员何选区办公室经理的称赞。但是在五个月后的2016年4月,她却被解雇了。

  据Lai-King Hum律师称,议员曾表示,自己的妻子“不希望她(俞女士)留在办公室里,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。”信中还说,黄女士本人第二天也证实,这是他的决定。

  律师还指控称,2016年5月和6月,在被解雇后的两个月,俞女士陷入抑郁症,多次试图自杀。但是这个时候,谭议员还劝她不要向心理学家或社工寻求任何帮助,并说她只是更年期而已……

  这封信中还提到了整段两人之间的关系。据称,谭耕和俞荧的恋人关系从2013年开始,谭耕多次表示将离开现在的妻子,和俞女士在一起生活。

  俞女士甚至透露曾同意根据协商给黄女士50万到100万,甚至卖房凑200万,让谭耕与黄女士分手。

  Hum律师并没有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,只是建议双方能寻求一个“好的解决办法”,并敦促谭议员“考虑好的你法律义务,这种情况下也该表现出些许同情。”

  2018年2月,律师卡利利(Vahideh Khalili)也代表俞女士写了一封信,称自从俞女士的孩子Rosalina于2017年7月出生后,谭议员就从来没有表达过要看看孩子的欲望,也没有支付任何赡养费。

  卡利利表示,根据法律,如果父母只有一方独自照顾孩子,那么另一方必须支付赡养费:“没有哪个家庭法庭会无视这项义务。”

  卡利利的建议是谭议员每月支付给俞女士1,443加元,这是根据谭议员17万加元年薪和联邦儿童支持指导方案考虑的数额。希望以此避免复杂的法庭诉讼,实现庭外和解。

  然而俞女士却表示,这封信发出后,自己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(来自谭议员的)回信。

  加拿大埃德蒙顿最低调的爆料媒体,埃德蒙顿生活资讯新锐平台!为你提供最迅速,最劲爆,最全面,最八卦,最没节操的一手资讯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